第253章 九州风雷剑客的后人(1/2)

我真的长生不老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以一部书而成为一门学问的,唯有《红楼梦》,以一幅画成为一门学问的,唯有《清明上河图》。

  它们具体为什么有这么高的地位,其实关键还是其对当时社会生活风貌等细节,提供了许许多多详尽的资料。

  《清明上河图》国宝,不止是艺术成就,最重要的是它把近千年前的时代以一种繁华而精细的方式展现在了现代人眼前。

  那时候没有照片,没有电影,没有视频,没有抖音快手这些东西来记录时代。

  当千年以后的人们研究我们的时代时,他们是不会鄙视抖音和快手的,因为那会是史料,看到各种铁锅炖自己双击666的表演时,他们只会恍然大悟,原来那时候的人们是这幅样子。

  当然,我们也有正儿八经的资料来记录现在留存后世。

  《清明上河图》遗失的一截,实在遗憾,无论是明还是清的摹本补完,反应的都只是明清时代豪华的龙舟,金碧辉煌的宫殿,高耸而封闭,却离平民十分遥远……这个时代的画者们对宋代时皇家园林会开放给平民游园是难以想象的。

  李洪芳一上来就给九州风雷剑客一口这样的大锅,刘长安是无法接受的。

  其实他背的锅也挺多的,例如上官澹澹和她外公就一起给他扣过很多锅,只是当年太后娘娘基于某些难以启齿的,和口水相关的原因,气急败坏也是可以理解的。

  李洪芳就不一样了,她的祖先刘长安可没有亏待过,刘长安当然不能接受。

  “明代李东阳就记叙了,这画在当时是完整的。也就是说故宫收藏的《清明上河图》会有残破,那最早也是明朝时的事了,能和宋朝的九州风雷剑客有什么关系?”刘长安面无表情地看着李洪芳,“你知不知道你的先祖李道仁和《清明上河图》也有渊源,他就没有在笔记里提过《清明上河图》的创作过程?若有,便知这画根本不可能被九州风雷剑客破坏。”

  “先祖哪里会知道《清明上河图》的创作过程?据我所知,李东阳记叙当时的《清明上河图》有两丈余,也就是六米多。现存的《清明上河图》是五米多,而事实上最原版的《清明上河图》本就不止两丈余,李东阳看到的已经是被九州风雷剑客划断的版本了。你想想看《千里江山图》将近十二米啊,比现存的《清明上河图》长了一半,后者的原本怎么可能只有这么长?”李洪芳继续试图以理服人。

  刘长安的手指头敲着桌子。

  “张择端和王希孟同属于皇家画院,尽管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早已经被收入御府,十多年后王希孟才进入皇家画院,但是王希孟既然能够被赵佶入眼,亲自指点笔墨技法,那么王希孟肯定有机会欣赏《清明上河图》,心中难免会有比较之意,张择端做市井繁华,那么我王希孟就把天下江山呈于笔下进献给陛下。”李洪芳遥想当年两位大家竞技,不禁神往。

  “你接着说。”刘长安看她话题暂时从九州风雷剑客身上转移,但是肯定最终还是为了证明那画原本有多长,他给她继续发明历史的机会。

  李洪芳精神一震,以为自己的分析打动了刘长安,“可是一幅江山图,如果还没有一幅市井图的长度,铺开来并排比较,难免气势就有些不足了,所以王希孟一定会把《千里江山图》画的比《清明上河图》要长……但是也不可能比《清明上河图》长上一倍吧?从人之常情来揣度,《清明上河图》的原作应该是八米到十米左右。”

  “所以……就算明代的李东阳看到的《清明上河图》是六米多,那也是被截断了的,反正九州风雷剑客就是把《清明上河图》给砍断了两米以上对吧?”刘长安鼓了鼓掌,“有理有据,历史全靠你发明了。”

  “我们就是大胆猜测,小心求证啊。”李洪芳得到认可,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我这也是结合先祖的笔记,分析得出的结果。”

  “我和你打个赌,完整的《清明上河图》绝对没有你说的那么长。”刘长安十分肯定地说道。

  “好。”李洪芳兴致勃勃地说道,“赌什么?”

  “你输了,你就去自首,交代你这些年挖了多少坟。”

  李洪芳怀疑有点自己没有听清楚。

  刘长安重复了一遍。

  李洪芳有些尴尬地笑了起来,“这个……可你要怎么证明你是对的?”

  “我输了,第一版本的《清明上河图》在哪里,我就告诉你。”刘长安冷道。

  “第一版本的《清明上河图》?”李洪芳震惊不已,这……这要真的有这东西出世,那得震惊全世界吧?这等级的国宝,李洪芳觉得就自己这胆子,就算知道在哪里,也不敢去取啊,宝贝虽好,得有命赏玩啊。

  “现存于世的《清明上河图》,一般学者都会争论这个名字的意义……其实他们都没有考虑过张择端的这一幅画,并不是出于单纯的艺术创作需求。”刘长安打开手机,给李洪芳看了一下自己最近的一次购书记录。

  “《时间的力量·改革开放40年影像记》?”李洪芳不明白《清明上河图》和这么一本摄影记录册有什么关系。

  “很多学者从《清明上河图》上的细节来试图证明这幅画上的时节并不是清明节……当然不是,就像我买的这本书,记录的也不是一年两年。张择端作这画,是奉赵佶之名,记录一下东京的影像,他并没有刻意取某一个时节,而是将众生相和城市百态糅合在其中,其意义在很大程度上和我买的这本书是一样的。懂了吧?”刘长安看李洪芳恍然的样子,知道在现在宋画研究界这样的说法并不是主流,可他也不在意,“你想想看,这是呈现给皇帝展现城市风貌的画卷,单单取清明一个时节?万一皇帝又要看别的节庆时的画卷呢?你张择端又去画一幅这样的大作出来?那岂不是累死?”

  “原来如此……那么这清明便是清明坊,上河便是汴河的意思了?”李洪芳倒不是第一次听到画名的这种解读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友情链接
闪婚总裁深深爱,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houz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adm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