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章 谁的头掉了?(1/2)

我真的长生不老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上官澹澹找到了获得了更多螃蟹壳,正准备组建第二只螃蟹大军的周咚咚。

  “吃奶要用舌头吗?”

  周咚咚抬头看了一眼鸡蛋姐姐,拿着一个螃蟹壳期待地看着她。

  上官澹澹又不想当将军,依然摇头拒绝了。

  “吃奶要用舌头吗?”上官澹澹继续问道。

  周咚咚这回听到了,想了想,“我又不是要吃奶的小朋友了,我长大了。”

  “我又不是要喂奶给你吃,我只是问问。”上官澹澹很有耐心,周咚咚和刘长安一样,真的好难沟通,总是要么不回答,要么回答的和问题根本没有关系。

  “问什么呀?”

  上官澹澹重复了一遍问题。

  “要用的啊!”周咚咚舔了舔自己的手指头回忆了一下,“当然要用的啊!我吃什么东西都要用舌头舔一舔的。”

  上官澹澹点了点头。

  “鸡蛋姐姐,你问这个问题干什么呀?你又没有奶给别人吃。”周咚咚有些好奇地问道,“你有小宝宝了吗?是长安哥哥和你生的吗?”

  “我是他的妈妈!他才是我的小宝宝!”上官澹澹害羞地小声,这个不是什么秘密,因为已经和周咚咚聊过这个问题了。

  “嗷……长安哥哥要吃你的奶呀。”周咚咚想明白了,原来鸡蛋姐姐一直问这个问题是因为她不知道怎么喂长安哥哥,可是长安哥哥都是大人了,和周咚咚一样可以吃三碗饭,是个很厉害的大人了。

  这里都是很厉害的人,例如长安哥哥和鸡蛋姐姐,吃东西和周咚咚一样厉害。

  妈妈虽然在餐桌上吃的不算多,可是如果有剩下的菜和吃的,她就都会吃掉,也是很厉害的大人。

  像以前幼儿园的老师就一点也不厉害,每次吃的和其他小朋友一样少,还让周咚咚帮忙吃,不然吃不完。

  上官澹澹脸颊涨红地走开了,男人真是奇怪,周咚咚都知道只有小宝宝才那样的。

  刘长安依然坐在电视机前聚精会神地看节目,电视里正在放拉斯普京的纪录片,说是纪录片,实际上是以八卦为主,毕竟当正主逝去的年代已久,很少有人关注真相如何了,他们的兴趣只在于要么神话他,要么妖魔化他。

  负责提供内容的制作人也深谙观众的心理,事实如何并不重要,收视率和话题流量才是最重要的。

  看到电视里播放出拉斯普京那尺寸惊人的下体资料照片,有些模糊地一闪而过,节目也结束了,刘长安有些触类旁通地想起了大象和公大象的发情期处理。

  拉斯普京听名字就知道是俄罗斯人,出生在19世纪六十年代,死于20世纪初,此人传说能够治疗血友病,而因此能够控制儿子得了血友病的沙皇和皇后,他还拥有预言能力……最值得八卦的是,此人因其超强的男性能力与权势,据说和非常多的沙皇俄国贵族女性发生了关系,其中和皇后自然也是有绯闻的。

  历史上给别人戴了太多绿帽的,基本没有好下场,拉斯普京也不例外,最终他被美丽的尤苏波夫王子谋杀了,据说拉斯普京被用氯化钾下毒,还挨了尤苏波夫王子的一枪,当所有人都已经他了的时候,他又爬了起来挣脱众人,挨了包括头部中弹的三枪。

  拉斯普京依然没有死去,尤苏波夫甚至用哑铃猛击拉斯普的太阳穴多次,也不过是让他再次昏迷过去了。

  最后拉斯普京被丢入河中冰窖,等他苏醒的时候河面结了厚厚的冰,他这才淹死在水中。

  他的尸体被烧了,烧的时候据说他还坐起来过,怒视着周围众人,高喊了一声:“记住我的名字,我还会回来的!”

  拉斯普京可不是灰太狼,他这句“我还会回来的”,可吓坏了不少参与谋杀他的达官贵人。

  事到如今,拉斯普京有没有回来过,谁也不知道,毕竟俄罗斯经历过一个特殊的时代,很多事件未必传播的出来。

  刘长安对拉斯普京有些兴趣,决定找一找相关的资料,这是一件麻烦的事情,不是靠打开一个搜索栏输入拉斯普京的名字就行的,那基本上是什么真实可靠的资料都找不到。

  但是确定了那个年代,便能够在那个年代的文字和影像资料中寻找着蛛丝马迹,那些涉及的人物,同时代的人物传纪,甚至小说作品中都有发掘线索的价值。

  他想知道的是拉斯普京的这些传闻,到底只是传闻,还是有一些真实事件可考。

  这是他一直以来的习惯,看到一些稀奇古怪的人和事,如果觉得有那么一丝一毫也许是真实事件,都会想要调查调查。

  就像他以前就调查过僵尸,因为李道仁口口声声说他见到过真正的僵尸。

  刘长安都能够被糊弄,足以说明李道仁的本事了,他的后代李洪芳在这方面比她的祖先就差远了。

  刘长安并没有计较李洪芳被苏南秀指挥在高家庄——高德威家里的农家乐庄园,简称高家庄也没错——监视他,他联系了一下李洪芳,问她有没有认识的俄罗斯人,打听一下拉斯普京的故事。

  李洪芳这样的地下考古界工作人员,在地下世界的人脉必须要广,否则她很难出货,还容易被黑吃黑,而在地下考古界俄罗斯人一直十分活跃积极,这已经不是最近几十年的事情了。

  其实从整体上来说,西方的地下考古界整个产业链都更为完善,也有更多不见于正史和官方的信息资料。

  就像她还从原来卡恩斯坦夫人的手下那里打听到了辛追夫人,活人棺一系列的事情,源头也是她接触的外国人。

  李洪芳答应了下来,她还是有些害怕刘长安,而且搞不清楚更可怕的苏南秀和刘长安到底是什么关系。

  也许只是和历史上绝大多数带着神秘色彩的人一样,被神话或者被妖魔化而已,刘长安没有寄托希望于李洪芳一定能够给他一个惊人的消息。

  是神话,不是神化,这一点是有区别的。

  周书玲收拾好了厨房,说明天早上吃盐水浸闸蟹配蟹黄面,就带着困困的螃蟹大将军上楼睡觉了,还叮嘱了一番上官澹澹正是长身体和发育的时候,一定也要早点睡觉。

  “你还能长身体和发育吗?”刘长安依然关心许多和上官澹澹身体状态相关的问题。

  上官澹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脸红红地蹬蹬退了两步,声音不由自主地抬高,少女的声音终究有些尖锐,但是遮掩不住那份威严满满的气势,“你在嫌弃什么吗?而且,我是你的妈妈。”

  刘长安深呼吸了一口气。

  平静下来以后,刘长安指了指阳台外面,“回去睡觉。”

  “我想什么时候睡觉才什么时候睡觉。”上官澹澹不听话地在客厅里走来走去。

  刘长安走过去,把上官澹澹抱了起来。

  上官澹澹手舞足蹈地挣扎着,还是被刘长安从阳台上提着手臂放了下去。

  上官澹澹怒视着站在阳台上的刘长安,“我的鸮卣!”

  “你不要这样暗示我是个不孝子,没有用的。你那个是保温壶,和鸮卣完全是两个东西。”刘长安回去把她放在沙发上的保温壶拿了过来,丢到了她手里。

  上官澹澹双手高高举起,紧张地接住了,最后瞪了一眼刘长安,慢慢挪到杂物间门口打开狭窄的门缝挤了进去,然后马上关上了门。

  刘长安回去看了一眼沙发旁边的衣服,明天再给她吧,也不知道她穿着这些衣服是一种什么感觉。

  看来秦雅南还给上官澹澹买了一些新衣服,挺好的。

  夜已深沉,刘长安拿了一本历史书翻了起来,历史的长河中浪花不计其数,再多的史书往往也只记载最绚烂的几朵,有太多太多细节和背后的故事无人得知,刘长安知道的比一般人多,却也没有太大意义,因为这多的一部分也往往只是一些回忆和故事罢了,他终究没有兴趣成为一个记录者,去积极地告诉后来人曾经发生过什么,他们对历史有哪些误解。

  他对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圣彼得堡并不熟悉,但是对于这段历史的背景倒是可以通过很多资料来查询,从远东没落的王朝手中夺来的太平洋港口已经通过跨越西伯利亚的铁路连接了圣彼得堡,沙皇加冕的典礼上踩死了无数的平民,但是这并不影响皇帝和皇后参加法国佬舞会的兴趣。

  同时帝国海军在日本海军的进攻下节节败退,只是这些战事太过于遥远,战场还有另外一个没落王朝的土地作为缓冲,这似乎并不能够影响到圣彼得堡大人物们享受贵族生活的心情,海军上将失去了舰队,却得到了美丽的芭蕾舞演员。

  尼古拉二世失去波罗的海舰队也没有影响他的心情,打猎显然是一件更加吸引他关注的事情,看了看天气,他撇下了那些关注远东战争的贵族和大臣,前往野兽肥美的森林中一展狩猎的英姿。

  “没有人可以跨越西伯利亚进攻圣彼得堡!”

  这便是皇帝和他的忠臣们最大的底气和毫不在意远东战场失利的地理条件,隔得太远了,便感觉不到多少威胁。

  这时候的罗曼诺夫王朝,其腐朽程度,一点也不亚于远东的没落王朝,这也是一个碧蓝的世界,最终总有新嫩的芽,在这片腐朽中成长起来,东方如此,西方如此,谁能最终使得自己的民族重拾昔日荣光,这时候的人们并没有多少人能够做出预言。

  拉斯普京就是在这样的时候呼风唤雨,恰恰好叶辰瑜也在这时候成为了叶家大少爷,回到了这片古老的土地,见证着新生。

  有人说拉斯普京是罗曼诺夫王朝崩溃的导火线,叶辰瑜虽然不是什么导火线,但是他显然站在了历史选择的一边,人民选择的一边。

  其实也是他自己的选择,他震惊于那份无数人都无法理解的信心与决心……就像一个完全失去了免疫力的艾滋病人,全身腐烂而流脓,这时候有几个新鲜的细胞突然说道,我们可以拯救他,我们要找到还没有腐烂的其他细胞,把这具躯体变得健康起来,让他站起来,让他强壮起来!

  有些细胞叛变了,腐烂总是一件更轻松的事情,有些细胞前赴后继地死去了,但是它们最终居然成功了!

  这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一次拯救,无与伦比,多少年后的历史会如此评述?

  刘长安希望在以后他翻阅史书时,能够看到如此的赞美。

  夜深了,刘长安的思绪从拉斯普京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这也是经历过太多的人常有的思维跳跃与回忆习惯。

  毕竟普通人的回忆,一般都只有几十年,跨越百年的回忆,对长生者来说却只是记忆犹新的一段过往。

  刘长安伸了个懒腰,这个动作让他伸展了躯体,整个人都变得更加挺拔,站在阳台上看着眼前的梧桐树沉默了一会儿,回房间睡觉去了。

  早上起来,走到阳台上呼吸下晨间的空气,就看到周咚咚一大早就在树下刨地了,还提了一桶子螃蟹放在身边,陆斯恩蹲在旁边看着,一边伸出爪子试探地和看似十分凶狠的生物举起的大螯触碰,然后发出好奇而受伤的啸叫声,急忙退后了很远。

  刘长安一眼就看明白了,周咚咚肯定是想挖个坑养螃蟹,把她妈买来今天准备做盐水浸闸蟹和蟹黄面的螃蟹都带了下来,一会儿就能听到周书玲揍的她嗷嗷哭的声音,真是喜闻乐见。

  刘长安带了陆斯恩去菜市场买了点肉骨头回来喂狗,可惜的是周咚咚还没有把螃蟹给整死,周书玲没有特别生气,只是骂了周咚咚一顿,于是周咚咚也没有嗷嗷哭。

  早上的盐水浸闸蟹和蟹黄面,因为材料鲜美,味道倒是相当的不错,盐水浸闸蟹的做法简单,而蟹黄面也不难,把闸蟹蒸熟以后,仔细剥了蟹肉蟹黄,在锅里倒入些许油烧热,再把蟹黄煸炒出油做成浇头就好了,颜色金黄中带着醉美的红,入口鲜香无比。

  蟹黄佐餐可以类比于精品鱼子酱的各种佐餐,但是对于绝大多数国人的传统口味,还是蟹黄制品更适合,更何况就算是上好的蟹黄,吃起来也比在产品线中同样属于上好等级的鱼子酱便宜的多。

  这算是今年刘长安吃的最奢侈的一顿了,刘长安打算再买点螃蟹回来做醉蟹,这东西很多人不喜欢吃,也有很多人喜欢吃,刘长安还是有些心得的,关键是去了腥味就好。

  上官澹澹吃早餐的时候依然抱着她的保温壶,刘长安以为她只是抱着玩,没有想到吃早餐的时候,她居然倒了热饮出来分给了大家,是用泡腾片做的,至于泡腾片从哪里弄来的,刘长安就无从得知了,他原来并没有买了泡腾片放在楼下的杂物间里。

  吃完早餐,周咚咚和陆斯恩去上学了,刘长安也准备出发,上官澹澹抱着保温壶跟着他走到了小区门口。

  “我以后也会走到那边那边那边的山下的。”上官澹澹知道刘长安的学校是在麓山脚下。

  “你现在先走出小区吧。”刘长安站在小区外,对抓着围墙朝外张望的上官澹澹说道。

  “我走出去,你又不会送我回来。”上官澹澹迟疑了一下,她现在当然可以跟着刘长安出去,但是刘长安等下就自己走了,剩下她自己得一个人走回来。

  “那你慢慢试探吧。”刘长安点了点头,很多小动物都是这样的,只敢在自己熟悉的领地转悠,慢慢地扩大自己活动的范围。上官澹澹已经和刘长安在附近闲逛过了,但是她自己一个人又不愿意出来了。

  上官澹澹转身走回去了,刘长安看着她走到葡萄藤架子下,居然就站在那里看着早起的几个老头老太太打牌了。

  刘长安这才往学校走去。

  这段时期参与百团大战的社团都在极其积极的参与纳新,有些社团会限制申请者总共参与的社团数量,有些社团则没有这方面的规定,像棋院就是没有限制的,所以刘长安今天也会看看还有没有别的感兴趣的社团可以加入。

  没有。

  他正准备回寝室拿东西的时候,却看见了柳月望和秦雅南正在一起笑语盈盈地聊着天。

  这两个人怎么在一起?

  他愣神了一瞬间,柳月望和秦雅南已经看见了他,都露出了笑容。

  柳月望正在问秦雅南关于低价买电饭煲的事情,上次秦雅南花五千块就给刘长安买了一个市价至少七千以上的电饭煲,让柳月望记忆犹新。

  当然更加记忆犹新的是,自个女儿回家哼哼唧唧说什么要生很久的气,结果第二天就没出息地和刘长安又黏糊上了。

  柳月望一转头,就看到秦雅南眼眸间流露出一丝羞涩,神情恍惚少女,不禁有些疑惑,你都二十五了,四舍五入就是三十岁了,这瞬间娇羞又马上收敛眉眼矜持的握手而立的姿态是干啥呢?

  “柳教授,秦老师,你们怎么在一起?”刘长安随口问道。

  “现在不各大社团和协会都在纳新吗?我是学校女子协会的指导老师。可我也有点忙不过来,上个学期也反应过这个问题,这学期就增加了一个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友情链接
闪婚总裁深深爱,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houz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admin#qq.com